<noframes id="vxflt">
    <noframes id="vxflt"><form id="vxflt"></form>
    <noframes id="vxflt"><strike id="vxflt"></strike>
    <noframes id="vxflt"><span id="vxflt"><span id="vxflt"></span></span>

        <span id="vxflt"></span>

        <em id="vxflt"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vxflt"><address id="vxflt"><nobr id="vxflt"></nobr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<form id="vxflt"></form>

        - 2021年2月16日

        “前輩,桃木瓢中的太陰泉水呢?”

        夜虎瞪大著雙眼,一臉吃驚的看著空空如也的桃木瓢。

        鄢然不動聲色的將右手放到了背后。

        她也沒想到藍蓮吸收陰氣的速度居然如此快,才不過短短一會兒的功夫,就將大半瓢太陰泉水給吸收完了。

        可惜,吸收了太陰泉水之后,丹田中的蓮蓬沒有一絲變化,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。

        一點也不像以前那般,吸收了對其有用的天材地寶之后,要么蓮花盛開,要么綻放出萬千光華。

        也不知吸收的陰氣都到哪去了?

        “我當然是收起來了。”

        夜虎神色一愣“收起來!你收到哪里了?太陰泉水可只有陰桃木煉制的容器才可盛放。”

        早有準備的鄢然快速拿出一個桃木圓筒,“之前我在山中轉悠的時候,撿到了一截陰桃木,便制作了這桃木筒。”這也是她探查此山的唯一收獲了。

        夜虎眼熱的看了看鄢然手中的桃木筒“前輩,你的運氣可真好,陰桃木很少斷枝干的,我在山中就重來沒撿到過陰桃木。”

        “是嗎,這么看來我運氣確實是不錯。”鄢然一邊說,一邊將盛放了少量太陰泉水的桃木筒收了起來。

        90后清純少女隨性外拍

        很好,瞞過了夜虎!

        只是。。。不知能不能瞞過那個黑面大漢?

        之后的幾天,鄢然一直提心吊膽的,就怕黑面大漢發現‘她’吸收了太陰泉水,從而探查出蓮蓬的存在。

        或許是老天聽到了她的祈禱,這些天,黑面大漢一次也沒出現過。

        “沒出現,應該就是沒發現蓮蓬吧!”

        鄢然稍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這時,夜虎走了過來。

        “前輩,距離你上一次澆灌陰桃木已經過去有些天了,今天你可以再去澆了。”

        “好!”

        鄢然很是痛快的點頭答應了,提著桃木桶就朝著太陰泉走去。

        澆一桶太陰泉水,她就能得一瓢。

        為此,她還希望能夠多澆灌幾次呢。

        上一次蓮蓬吸收的時候,她太緊張了,也不知道,蓮蓬沒有任何反應是不是因為太陰泉水不夠的原因。

        這一次,她可要好好看一看。

        “嘩啦!”

        一桶太陰泉水部灌溉到了陰桃木主根上。

        澆灌好了,鄢然看了看夜虎,試探著問道“上一次見你主人對澆灌陰桃木這事好像很重視,這次,他怎么沒來?”

        夜虎仰了仰腦袋,一臉驕傲的說道“因為我在呀,這樣的事,有我看著就夠了。主人一般是不會現身的,他要現身那肯定就是出了大事了。”

        鄢然嘴角彎了彎,如此看來,那黑面大漢應該是真的不知道‘她’吸收了太陰泉水了。

        若是知道,怎么也要詢問一番的,不可能毫無反應。

        再次領了一瓢太陰泉水,鄢然直接當著夜虎的面,將泉水倒入了桃木筒中,等到了黑面大漢閉關的時候,便借著把玩桃木筒,暗中吸收了大部分太陰泉水。

        這一次,蓮蓬還是沒有任何反應。

        這讓鄢然感到十分的疑惑,因著擔心蓮蓬暴露,她又不敢在這里仔細的探查蓮蓬怎么了,只能暗中發急。

        當陰桃木被澆灌了三次后,鄢然終于再次見到了黑面大漢夜冥。

        “見過前輩!”

        夜冥看了看恭敬彎腰行禮的鄢然,掃了一眼放在石桌上的空桃木瓢,眼中幽光一閃,“聽夜虎那家伙說,你想離開這里?”

        鄢然瞥了瞥夜冥,見他臉色還可以,便試探著說道,“前輩,我在外還有朋友,長時間不回去,他們會擔心的。您放心,我出去報了平安后,還會回來給陰桃木澆水的。”

        沉默。

        夜冥不說可,也不說不可,就那么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看著鄢然。

        那不怒自威的表情,看得鄢然惴惴不安,心驚膽戰。

        雖然夜冥什么也沒說,什么也沒做,可空中就是縈繞出了一股無形的壓力。

        短短數分鐘,鄢然的后背就濕透了。

        就在鄢然感到有些堅持不住的時候,夜冥開口了。

        “本座從來沒有說過要將你困在這里,你一直是自由的。”說完,便轉身離開了。

        直把設想過無數種場景的鄢然愣在了當場。

        就這樣就走了?

        沒有為難,沒有逼迫,也沒有囑咐她不許泄漏這里的事,什么都沒有說,就這么輕易的讓她離開?!

        這是不是有點太草率了些?

        他難道就不怕她一去不回嗎?

        鄢然有些驚訝,也有些不敢相信,于是便試探的朝著山門口走去,一直到越過石雕,踏入通道,這才確定那黑面大漢是認真的。

        看著沒入通道消失不見的鄢然身影,夜虎看向身旁的夜冥,“主人,你不是要讓人族前輩澆灌陰桃木嗎?怎么又這么隨便的讓她離開了?”

        夜冥看了一眼石桌上的空木瓢,神色變得有些高深起來。

        那人族女修,能安然通過度朔山通道,又能抵御太陰泉水中的極陰之氣,他自然會多加關注。

        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,他發現這個女修是個充滿秘密的人。

        雖然她做得十分隱秘,可他還是知道,她能吸收太陰泉水。

        桃木筒不過是她的障眼法,用來騙騙夜虎還可以,要想瞞過他還不行。

        老實說,對于她為何能夠吸收太陰泉水這一點,他是很好奇的,不過他并不想去探索。

        對于他來說,只要她能澆灌陰桃木,早日讓夜幽復活,就足夠了。

        如今諸天萬界都在復蘇,應運而生的妖孽肯定不少,也許,她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
        仙界爭鋒,與他無關,他只想等夜幽蘇醒,駐守好鬼門就好了。

        “不用擔心,她還會回來的。”為了太陰泉水,她一定還會來的,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,他才會如此放心的讓她離開。

        夜虎點頭“嗯,前輩也是這么說的。”

        夜冥突然雙眼一瞪,大聲對著夜虎吼道“前輩前輩,你一個金仙境鬼獸,用得著這么恭敬的對一個人族嗎?不知道的,還以為她是你主人呢。”

        那女修還沒崛起呢,如今也不過只是比普通人優秀那么一點點罷了,就這么上趕著巴結討好,丟不丟人?

        夜虎“主人,你別這么說嘛,鄢前輩那么關心我,我對她恭敬點不是應該的嗎?”

        “你。。。”

        看著不認為自己錯了的夜虎,夜冥有些氣結,長袖一甩,就化為陰風消失了。

        “哎,主人這醋性也太大了,我不過稍微對鄢前輩好了一點,他就不高興了,真是一點也不大氣。”

        夜虎一邊搖頭,一邊朝著太陰泉走去。

        看到泉井邊放著的盛得慢慢的太陰泉水,瞬間瞇彎了眼。

        果然還是鄢前輩最好了,都走了,也不忘給它打太陰泉水。

        這樣好的前輩,它不維護,簡直天理難容嘛!

        —–

        夜明星。

        鄢然回到小院的時候,小院靜悄悄的,一個人也沒有。

        “我外出了十多天,他們該不會搬走了吧?”

        “也是,他們要尋找那個夜老的消息,自然不會一直呆在夜明星上。”

        樂音仙人他們走了,看來進入冥界的事,得靠她自己了。

        “先探查蓮蓬,然后就回黑山吸收太陰泉水,順便再向夜虎打探打探鬼門的事。”

        想好之后要做的事后,鄢然便進了之前住的房間,布置下防御隔絕陣,便開始打坐,探查起蓮蓬來。

        蓮蓬懸浮于氣海之上,晶瑩剔透,和之前一般無二。

        “不應該呀!”

        她可吸收了三瓢太陰泉水了,就算量少,也該有一點點反應吧。

        想到吸收陰氣時,她用的是藍色水蓮,鄢然便開始運轉氣海中的水靈氣注入蓮蓬中。

        瞬間,丹田中藍色靈光流轉,一朵盛開的藍色水蓮便絢爛綻放出來了。

        “咦,這是什么?”

        原本干干凈凈、毫無瑕疵的藍色蓮花瓣上,不知道什么時候生了一條細小的黑色紋路。

        “這難道就是吸收陰氣引起的變化?”

        可這黑色紋路有什么用呢?

        難道能增強蓮花神通?

        鄢然立馬試驗了一下。

        結果。。。

        沒有任何增強作用!

        鄢然失望的看著蓮花瓣上多了的那條黑色紋路,“到底有什么用呢?”

        就在鄢然凝眉沉思的時候,小院外,紫笙等人皆一臉戒備的看著院中。

        “都說冥夜界的人都是些無法無天、膽大包天之輩,如今一看,還真是如此,居然還有人如此明目張膽的霸占他人院子的。”

        “你還說,若不是走之前你忘了布置陣法,那些人能進得去嗎?”

        “哪里是我忘了,不是樂音說,擔心那凡人回來后進不去,我這才撤了陣法的好吧!”

        爭論期間,雷澤獸第一個不耐煩,直接沖進了院子。

        見此,樂音等人急忙跟了進去。

        “嗅嗅~”

        雷澤獸對著空中一陣猛吸,接著激動的叫到,“小音,是小然的氣息,她回來了!”

        說完便不管不顧的喊了起來,直接將鄢然喊了出來。

        看到樂音等人,鄢然神色一喜。

        老實說,要獨自一人打探鬼門的消息,然后在進入冥界尋找魂焰,她心中還是有些沒底的。

        跟在這些仙人身后,不求他們幫到自己,但求能少走點彎路。

        因為,在這里,她的實力和眼界確實有些不夠看。

        “仙上,你們回來了?我還以為你們走了呢?”

        雷澤獸撲了過來,拽著鄢然的裙擺“小然,這段時間你去哪里了?我和小音找了你好久,還以為你出事了呢。”

        鄢然看了看一如既往溫文爾雅的樂音仙人,不好意思的說道“給仙上添麻煩了。”

        “知道麻煩你還亂跑!”北華冷哼,他們雖然沒幫著找人,可樂音去找了呀,這也相當于耽誤了他們。

        紫笙“閉嘴!”

        看著紫笙居然搶在雷澤獸之前呵斥了北華,在場之人都大感意外。

        就是鄢然,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她可知道,這位紫笙仙人是最反對樂音仙人帶著她的。

        紫笙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“鄢然小友外出,是為了打探鬼門的消息,怎么能說是麻煩呢?”

        聽到這話,眾人這才面露恍然。

        就說嘛,紫笙怎么一下就改變了那凡人女修的態度,原來是為了鬼門消息。

        這時,樂音開口了,不過,他沒有一開始就問鬼門的消息,而是問道“這段時間你還好吧?沒受傷吧?”

        關心的眼神,溫暖的話語,讓鄢然還是有些觸動,“多謝仙上關心,我很好,這段時間只是被困在了一個地方,不曾受傷。”

        樂音似還想問什么,不過這時紫笙插話進來了,一開口就有些急切的問道“鄢然小友,你之前說的有鬼門的消息,是。。。?”

        不怪他著急,實在是眼看鬼門開啟的時間越來越近,可關于鬼門的消息,他們卻一點都沒探查到。

        若是之前,他可能還不會將一個凡人探查到的消息放在心中,可現在,他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。

        鄢然略微思索了一會兒,就將黑袍人和夜虎的打斗經過講了出來。

        不過。。。卻隱瞞了黑山的事。

        “我聽到他們說鬼門,便追了上去,然后就被困在一個山中了。”

        雖然黑面大漢沒有囑咐她不許說黑山的事,可是她能感覺到,其他人要是去了黑山,多半是會沒命的。

        他不囑咐,不是因為忘了,而是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,相信她不管帶任何人去,他都能拿下。

        她之所以能活著,應該是因為她能幫他澆灌陰桃木。

        黑山,無疑是個危險之地。

        紫笙“之后呢?你有看到那黑袍人和黑虎都朝哪個方向去了?”

        鄢然搖頭“之后的事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“尸糜,黑色的老虎。。。”

        “也算是有了個探查的方向,不管他們是不是真的和鬼門有關,這段時間,我們還是先探查探查他們的消息吧。”

        之后的一段時間,樂音仙人等人繼續查找鬼門的消息,而鄢然,則又去了度朔山。

        ——

        度朔山。

        “前輩,你真的又來了?”看到鄢然,夜虎十分的高興。

        鄢然“我說過會再來的呀,走吧,去澆灌陰桃木。”

        隨著吸收的太陰泉水越來越多,鄢然發現,水蓮花瓣上的黑色紋路越來越明顯,越來越長。

        當黑色紋路貫穿了水蓮花瓣后,水蓮就不再吸收太陰泉水了。

        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鄢然沉思了一會兒,果斷的將水蓮換成了木蓮。

        看著木蓮一張一縮又快又猛的吸收著太陰泉水揮散出來的陰氣,鄢然覺得她好像知道了什么。

        日子就在鄢然澆灌陰桃木中悄悄溜走了,為了掩蓋太陰泉水的消失,每隔一段時間,她都會回夜明星一次。

        “夜虎,你快來看看,這黑色條紋是什么呀?”

        一次,鄢然從夜明星回來,路過石雕的時候,眼尖的發現,石雕身上居然有一條黑色的紋路,和蓮花瓣上的一抹一樣。

        “那是陰紋!”

        “陰紋?!什么是陰紋?”鄢然急切的問道。

        這段時間,她都在思考蓮花瓣上的黑色紋路到底是什么,可惜,一直毫無所獲。

        夜虎想了一下才說道“陰紋。。。就是蘊含著陰屬性法則的符紋。”

        鄢然目光一閃“那這陰紋有什么作用呀?”

        夜虎搖頭“這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知道,只有鬼族至強者才能修煉出陰紋來,反正就是很厲害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whangnvxianjun0

    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