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vxflt">
    <noframes id="vxflt"><form id="vxflt"></form>
    <noframes id="vxflt"><strike id="vxflt"></strike>
    <noframes id="vxflt"><span id="vxflt"><span id="vxflt"></span></span>

        <span id="vxflt"></span>

        <em id="vxflt"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vxflt"><address id="vxflt"><nobr id="vxflt"></nobr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<form id="vxflt"></form>

        - 2021年2月19日

        宋離想過無數種可能,就是沒想過宋阿姨會選自己當什么鎮魂使,還要把洲域宋家的家主位置傳給自己。

        宋離一臉目瞪口呆的表情,看向宋蓮。

        “蓮兒,你在跟我開玩笑吧,剛才你媽還一副要揍我的表情,一瞬間就宣布這么大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“堂哥,我沒跟你開玩笑,我二哥原本打算來玩兩天的,現在吵著要見你,是我媽讓你趕緊跑路的。”

        宋離黑著臉,一臉尷尬的表情,選自己的是宋阿姨,讓自己跑路的也是宋阿姨,她到底想搞什么鬼。

        宋離弄不清宋夕若的意圖,但他不想就這么離開。

        “你二哥很厲害嘛,我有必要躲開他嘛?”

        宋蓮很認真的點頭,看向宋離。

        “我二哥當然厲害,接近化氣為炁的階段,還好我大哥沒來,他比我二哥還要厲害一點,恐怕你連半招都接不了。”

        宋離見過化氣為炁,如果對方有接近羅成的實力,自己留下來無異于以卵擊石道,頓時有些猶豫。

        宋義知道情況緊急,他見宋離猶豫,相當的焦急。

        “宋離,什么都別說了,你先離開燕京吧,這邊的事二叔可以處理好,至于你爸的事情,你自己找找線索,你是他唯一的兒子,他不可能完全不關心你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清秀緊致美女蘆葦叢中寫真圖片

        宋義說的在理,宋離點點頭,決定起身離開。

        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辦,不能在燕京浪費時間,等到時機成熟,在找宋阿姨詢問名單的事。

        宋離急匆匆的下樓,直接打車去了高鐵站,就在他離開不久,一輛奔馳停在公司樓下。

        一名二十多歲的男子下車,光頭,黑著臉,全身氣息暴漲。

        宋夕若跟在后面,明顯有些著急。

        她宣布選宋離當鎮魂使,也是迫不得已,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兩個兒子停止爭斗。

        洲域宋家最近鬧的天翻地覆,為的就是鎮魂使的位置,這個位置其他人都沒資格,只有宋家的男性才可以。

        兩個兒子爭破了頭,見面就打,所以自己才會到燕京來。

        “嘯天,你別沖動,媽只是考驗他而已,能不能當上家主,還要通過你奶奶的考核。”

        宋嘯天怒目而視,看向宋夕若。

        “媽,宋離算個什么東西,燕京宋家的人,憑什么管我們洲域宋家的事,你不選我,不選我哥,選個外人算什么意思,你別攔著我,今天我非要打死他不可。”

        宋嘯天加快腳步,相當的強勢。

        宋夕若上前一步,按住他的肩頭。

        “嘯天,媽自然有媽的想法,這里是炎夏,不是洲域,不是你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,聽媽的,回去在說。”

        宋嘯天勃然大怒,猛地一推宋夕若,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      “媽,你了解我的,既然你敢宣布,就知道我會干什么,我哥這是不在這里,否則他只會比我更快。”

        宋夕若平素強勢,面對兒子,瞬間矮了半分。

        宋梅從后面追上來,相當的憤怒。

        “嘯天,她是你媽,你怎么能這個態度,不管她做出什么決定,都是我們大人之間的事,用不著向你解釋。”

        宋嘯天笑笑,身形一閃,抓住宋梅的衣領。

        宋梅功夫已經相當好,卻依然擋不住宋嘯天一下。

        “小姨,你是不是好了傷疤忘了疼,上次那拳頭,你不會已經忘記了吧,我不打我媽,不代表我不會打你,擺正自己的位置,你在宋家就是一條母狗。”

        宋嘯天講話不留情面,宋梅氣的臉色通紅,卻又無力反擊。

        宋嘯天和宋霸天兩兄弟功夫很好,遠超自己,就算是宋夕若,也未必能穩勝他們兩個一籌。

        兩人從小缺乏父愛,演變成這樣,都是宋夕若溺愛的結果,現在后悔,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      宋嘯天爆喝一聲,推開宋梅,大搖大擺的走進公司。

        偶有不長眼的保安過來詢問,宋嘯天一拳就打的鮮血橫飛,完全不把對方當人看。

        不多時,宋嘯天走進總裁辦公室。

        宋義和宋晴等候多時,就連宋蓮都站在一旁,一臉緊張。

        宋嘯天環顧四周,看向宋義。

        “你就是宋離,老的都快進棺材了,也敢跟我搶鎮魂使,媽,你是不是眼瞎的啊。”

        宋義一臉尷尬,連忙解釋。

        “你就是嘯天吧,對不起,我不是宋離,我是燕京宋家的家主,宋離二十分鐘前已經走了。”

        “走了?”

        宋嘯天看了一眼宋蓮,勃然大怒,閃電出手,直接就是兩巴掌打了過去,相當的不講情面。

        “宋蓮,是不是你個賤人告密的,否則怎么會那么巧,我前腳剛到公司來,這個廢物就跑路了。”

        宋蓮捂著嘴巴,一眼不發。

        她從小就怕這個二哥,現在更是心慌意亂,不敢說話。

        宋夕若眉頭緊鎖,上前一步。

        “夠了,是我讓蓮兒通知他走的,你現在正在氣頭上,誰的話也聽不進去,需要冷靜幾天。”

        宋義看著宋嘯天,臉上滿是笑容。

        “嘯天,來著是客,宋離臨事有事出去,過幾天還會回來的,不如我找幾個人陪你,帶你感受一下燕京的魅力。”

        宋嘯天笑笑,走到宋義身旁,毫無長幼之分,一把勾住宋義的肩膀,顯得相當的滿意。

        “宋老頭,還是你會說話,我就在燕京等宋離回來,所有的開銷全部由你負責,你幫我帶句話給他,二個月之內,我要是見不到他回來,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,不講情面。”

        話音落下,宋嘯天一掌拍在桌面。

        狂暴的氣息宣泄而出,瞬間就把辦公桌砸的稀巴爛。

        三小時后,高鐵上。

        宋離坐在窗前,心中頗為擔心宋家的情況。

        好在沒多久就收到宋晴短信,她說一切OK,讓自己不要擔心,宋嘯天會在燕京逗留二個月。

        換句話說,自己有兩個月的時間準備,對付宋嘯天。

        時間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自己想要快速突破,除非有更好的奇遇才行。

        宋離此行的目的地是泉城,這里也是劍清宗的大本營。

        他手中有章老爺子的戒指,又獲得了三大門派的支持,按理說應該不會太難。

        此時高鐵已經開出了一段距離,離泉城還有不到二百公里的路程。

        宋離正在閉目養神,過道里卻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。

        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奪路狂奔,朝著送禮所在的方向跑了過來,他還沒走出多遠,車型里就出現五六個壯漢。

        這群人一前一后,不停的追趕。

        不多時,男子靠近宋離,一個踉蹌,順勢丟出一道U盤,近乎哀求的看向宋離。

        宋離眼疾手快,穩穩的握在手中。

        幾個壯漢很快就追了過來,一個個肌肉發達,體內的氣息相當的強,一把提起男子,對著小腹就是一堆暴揍。

        男子突出酸水,相當的凄慘。

        “狗雜種,還敢跑,把東西交出來,你要是不交,信不信我們把你丟到高鐵外面去。”

        男子搖搖頭,看向壯漢。

        “我是記者,你們放我下來,我沒有你們要找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壯漢根本就不相信,把男子甩在地上,狠狠的踩了幾腳,相當的狠毒,完全不把他當人看。

        宋離見不慣這種事,猛地站起了起來。

        “你們這是干什么,還有沒有法紀,趕緊把他放開。”

        話音落下,壯漢靠了過去,一把提起宋離的衣領。

        “臭小子,你干什么,想多管閑事,也要看看地方,我們劍清宗的事輪不到你插手,不想死,就他媽給我坐下。”

        壯漢一聲怒吼,嗓門又粗又壯。

        宋離剛想發作,卻看到男子微微搖頭。

        他明白男子的意思,不想自己把事情鬧大,那個U盤一樣的東西,里面一定記載了很重要的內容。

        宋離想了一想,高舉雙手,主動坐了下來。

        壯漢看向宋離,呸了一聲,一臉不屑的表情。

        “傻逼,真他娘的慫。”

        壯漢罵完,再次看向男子。

        “給我搜身,一個藍色的U盤,他肯定帶在身上。”

        其余壯漢一擁而上,手忙腳亂的翻查起來。

        眾人找了半天,始終沒有找到U盤。

        “昆哥,沒有呀,褲襠都掏過了,沒有U盤。”

        昆哥環顧四周,見附近人多,頓時冷哼一聲。

        “知道了,把這個蠢貨拖走,我就不信他是拉鏈嘴,我有的是辦法讓他把U盤交出來。”

        男子自知逃不掉,破口大罵道:“你們這群畜生,你們做過的事,遲早會有報應的,我們泉城日報是不會放過你們的。”

        昆哥冷笑,一腳踹了過去,踢的男子頭皮血流。

        “泉城是劍清宗的天下,你們算個屁,就算你暴露出去,又有誰會相信你們,給我帶走。”

        手下領命,拖著男子就走。

        昆哥轉過身,拍了拍宋離的臉蛋,相當的傲慢。

        “小子,下次做事用點腦子,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能惹,狗眼放亮一點,你最好別讓我在泉城看到你,否則的話,你不會比他的下場好多少。”

    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